LifeSmart董熠:10年内让80%的中产家庭成为智能家庭

艾问第一次和LifeSmart“亲密接触”是在今年初的拉斯维加斯,作为一家AIoT解决方案提供商,LifeSmart在CES 2019现场展示的智能家居模拟沙盘,让人们意识到,IoT又向我们的生活走近了一步。

life092307

LifeSmart创始人董熠说,6年前公司成立之初只有3个人,但当时智能家居行业的几个标志性事件仍旧为他注入了信心,2014年Nest作价32亿美元卖给了Google,同年,苹果宣布推出智能家居平台HomeKit。在UT斯达康做了14年研发和产品的董熠,深知IoT会是移动互联网之后的科技新未来。他希望LifeSmart可以让每一个家庭成为智能家庭,让每一个办公室成为智能办公室。

life092301

选定了赛道,董熠带着LifeSmart团队开始了狂奔:2014年研发出传感器、智能开关等第一代智能硬件产品;2015年推出改变空间色彩的智能灯泡和智能灯带组合;2016年成为阿里巴巴智能会议解决方案的唯一供应商;2017年完成智能生态建设,建立LifeSmart开发者平台和智能语音生态系统;2018年在德国和英国实现规模性交付。

进入2019年,LifeSmart已服务了国内超过100个智慧地产社区,同时在全球超过45个国家和地区落地智慧地产业务。董熠向我们透露,目前LifeSmart可联网的终端数量已经超过了300万,今年的营收将超两亿。

life092302

据Strategy Analytics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2018年全球智能家居市场预测》指出,2018年全球智能家居设备,系统和服务的消费者支出总额将接近960亿美元,并将在未来五年以10%的年复合年增长率增长,预计2023年支出总额达1550亿美元。

如此清晰的赛道,如此巨大的市场,该如何实现软硬件一体化的创新?艾问独家专访LifeSmart创始人董熠,听听他的独门秘术。

大厂为什么做不好IoT?

艾问:纵观整个智能家居行业,LifeSmart最大的优势在哪?

董熠:LifeSmart选择的路径和其他厂商不太一样,我们比较像苹果,我提供软件硬件和生态一体化解决方案,大多数厂商只提供平台,然后去连接不同的硬件在上面,更像安卓。所以LifeSmart最大的优势是用户体验,特别是在智能家庭、数字家庭业务发展的早期,单纯靠生态去连接硬件,无法提供非常完整的用户体验。

life092303

艾问:我们注意到,LifeSmart自成立之初就开始研发自己的一套物联网通信协议,CoSS协议。这是很多初创企业都不太敢尝试的,一是工作量巨大,二是担心不具备竞争力,LifeSmart为什么会选择自主研发?

董熠:CoSS协议相比于市面上已有的协议,首先是覆盖好,比如一个250平米的公寓,我们用信息网络就可以完全覆盖,超越WiFi、BLE,包括ZigBee的覆盖能力。其次,安全性更高。黑客在对协议层进行攻击时需要参考代码,自主研发的协议会使安全性得到更好的保障。也正因为具备这两个优势,我们才可以更好地保证用户体验。

life092304

艾问:您频频提到用户体验,目前用户对LifeSmart满意度最高的是什么?

董熠:第一点,产品设计非常好,外观、UI、交互,我们一整套设计的风格和体验是非常打动用户的。另外一点是产品的可靠性和稳定性,因为团队有很多年的技术积累,使得我们能够提供非常多的差异化产品。比如说一个智能开关产品,我们通过自己的技术研发在里面加装了电池,大概可以支持5-7年的电量,大大提升了产品的稳定性。

life092305

艾问:如果大厂认为这个事情值得做的时候突然冲进来,LifeSmart的优势还依然存在吗?

董熠:LifeSmart定位是在AI里面偏IoT这个方向的。AI是大厂的阵营,包括Google、Apple、阿里、华为、百度都在做。但在IoT领域其实我们并不担心大厂,首先LifeSmart有先发优势,时间上的优势。更核心的,是我们做的IoT产品解决方案。大厂往往低估了做IoT解决方案的复杂度,一个家庭的范围里面,四五十个设备放在一起变成一个家庭网络,无线网络的复杂性、稳定性、安全性,这些东西都需要通盘考虑。把一个智能家居做出来可能只做了20%的工作,做到真正可靠、长期、稳定、安全,然后又能延展,这才是另外80%的工作,但能做到的人很少很少。

做软硬件一体化的创新,“烧钱”吗?

艾问:您从2013年出来要创办LifeSmart的时候,已经看到IoT和智能家具市场结合的潜在机会吗?

董熠:判断任何一些事情都需要5-10年的过程,当时我们已经判定IoT是智能手机之后最大的科技行业。另一方面我们当时真正思考问题的出发点是商业模式,从消费目的来考虑,有三个不同的细分市场:智能家庭、自动驾驶和可穿戴设备。对自动驾驶来讲,我们可能还没来得及做出能够打动用户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自己就先挂了。智能家居则不同,我们可以阶段性推出产品,阶段性获得市场反馈,阶段性修正自己的产品策略,持续迭代。而且市场空间又足够大,所以我们就选择智能家居作为第一个赛道开始进行产品的研发和商业的推进。

life092306

艾问:从技术的创新到产品的落地,听上去是很“烧钱”的,是这样吗?LifeSmart投入成本最多的是在哪方面?

董熠:我们投入最多的是研发和人力。但从底层的逻辑来讲,“烧钱”不是最优解。大疆的李泽湘教授有一个理论,他说做任何软硬件结合的企业,有一个亿就够了,拿再多的钱可能会导致你把这事给做偏了。当你的资源过多之后,你就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打法,关键是看团队的节奏和资源的配合是不是在最优状态。

艾问:LifeSmart先后拿到了天使湾创投、赛富、华登国际以及道和科技的投资,您选择投资方的时候对他们有什么要求?

董熠:对公司长远发展的一致性很重要。如果我们和投资人对于公司的未来在格局上形成一致的话,就能更好地利用投资者的联合资源为公司的发展助力,因为投资人进来之后跟我们就是一个团队,一致性、没有内耗尤为重要。

艾问:LifeSmart目前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董熠:人才,做企业最核心的就是要聚集最优秀的人才一起做事。但是公司从小到大好比一个生命一样,它有一个过程,我最担心的就是我们是不是能够吸引足够优秀的人才持续地加入LifeSmart,这是公司长期发展的关键。

艾问:“让每个家庭成为一个智能家庭,让每个办公室成为智能办公室”,还要多久可以实现LifeSmart的愿景?

life092308

董熠:让每一个家庭成为智能家庭,我们规划是用20年的时间。让80%的中产家庭成为智能家庭,10年就够了。我们的技术现在已经可以让所有的家庭变成数字家庭,但问题是市场的变化需要过程。比如移动互联网很早就有了,但直到2017年才得以真正大规模普及。现在政府也在大力推广未来社区、智慧社区,包括数字化城市的推广,我觉得整个进程可能会加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LifeSmart董熠:10年内让80%的中产家庭成为智能家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