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AR硬件的2018:破产洗牌,又是落地前行的一年

2018年,我们听到了许多公司放弃AR的声音,英特尔砍掉AR眼镜Vaunt项目,老牌创企ODG宣布变卖专利及公司资产,英国创企Blippar 、AR眼镜厂商Meta先后宣布破产。

但随着这些老玩家出局,我们同时也迎来了新玩家入局:苹果、Facebook、华为、三星……这些巨头的加入为AR行业掀起了新的风浪。

在2018年,AR硬件这个行业究竟迎来了怎样的变化?

抄底时期:老玩家出局,洗牌期已到?

在这个尚在发展的产业中,除了创企会撑不住,像英特尔这样的巨头也出现了问题。

英特尔Vanut最早于2018年2月曝光,从造型来看,Vaunt是一款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眼镜了。但只要戴上,你就会看到信息流像出现在屏幕上一样出现在你的眼前——实际上这些信息是被直接投射到你的视网膜上的。

VR2019021301

自首次对外曝光以来,英特尔一直在为 Vaunt 项目寻找外部投资。此前的英特尔认为,Vaunt 至少价值 3.5 亿美元,并且有着相当大的量产和商业化可能。到了4月,英特尔官方却突然对外宣称他们计划关闭 NDG 部门同时停止对其下所有智能穿戴产品项目的研发和投入,Vaunt 也不幸位列被“砍掉”的项目名单当中。

而到了2018年12月,据The Verge报道,初创公司North(原名Thalmic Labs)收购了英特尔AR眼镜Vaunt的“技术组合”。该交易的细节尚未披露,但North指出这次收购包含“数百项专利和专利申请。”North在推文将收购视为一种合作伙伴关系,其在推特账号中这样写到:“非常自豪能与这么棒的公司合作,共同发展我们的业务。请继续关注我们,我们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另一家老牌AR硬件公司ODG也难逃相同的境地。ODG由Ralph Osterhout于1999年创立的,曾负责PVS-7夜视镜和《007》系列电影中高科技设备的开发。过去几年中,ODG推出了一系列头戴式眼镜,最终推出了R-9智能眼镜。R-9曾承诺会新增一系列关键功能,包括6DoF和大视场角,售价2000美元左右。截止此时,ODG网站仍在“预订”选项中声明该产品“限量供应”。

VR2019021302

就在R-9刚推出前一个月,该公司就完成了一轮58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对于任何一家可穿戴设备以及AR/VR公司来说都是很大的一笔A轮融资。但很显然,ODG作为已经创立已久的公司,在商业化上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尝试,当然这也给很多AR相关公司敲响了警钟。

ODG计划于2019年1月出售超107项专利以及公司资产,主要包括:大量VR、AR相关的专利,VR/AR智能眼镜方面的技术,以及其它相关无形和有形资产。其中,包括107项已发布专利组合,16免税额通知、83项未决申请、71项已放弃但可重新申请的专利组合,同时包含品牌商标和有关业务的抵押品。

同在19年1月份,据外媒报道,曾推出过Meta 2 AR头显的美国公司Meta已破产。早在去年9月份,因受中美贸易战影响,Meta即将获得的由中国投资者领投的2000万美元融资计划被搁置,迫使这家AR头显厂商暂时让大约3分之2的员工休假,而在此期间数位高管和员工离开了Meta,更糟糕的是Meta还深陷专利侵权的诉讼风波。Genedics声称Meta侵犯了其“三维空间中图像处理和用户输入的的用户界面方法,其中投影仪显示图像,传感器识别用户输入”的专利。

VR2019021303

Meta成立于2012年,于2013年成功登上Kickstarter众筹并用于开发早期AR头显。Meta随后在A轮和B轮融资之间筹集了7300万美元。 2016年,Meta继续推出Meta 2,这是一款带有广阔视野的AR头显开发套件,该公司以1500美元的价格出售这款产品。

目前这家公司已被不愿透露身份的买家收购,金额未知。

巨头博弈:新玩家入局,AR领域掀风浪

说完了出局的老玩家,我们再来看看2018年入局的新玩家。

2018年最受关注的新玩家之一就是苹果,其正在开发AR眼镜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苹果在18年的动作越来越大,陆续收购了多家AR技术相关的公司。今年早期,苹果收购了AR眼镜显示技术初创公司Akonia Holographics,该公司拥有超过200个全息系统相关专利。因此,通过此次收购,苹果能够扩大发展可穿戴式AR设备。

在9月时,苹果还曾在欧洲公布了一项关于头戴式显示器的专利应用,可支持AR、VR以及全息内容。加上获得的最新专利,苹果或将为发展采用Micro LED显示器的可穿戴式产品铺路。除了AR眼镜外,在今年苹果的夏季和秋季发布会中,我们能明显的感受到AR的出场率相对往年有着明显的提高,甚至将部分时间给予游戏开发团队进行游戏展示。

而已经入局VR的Facebook也不甘示弱。2018年底,外媒爆出Facebook正在重组其AR产品部门,为的是努力推出更加商业化的AR产品。目前Facebook已将数百名员工从以研究为重点的Facebook Reality Labs(FRL)转移到专注于AR的新独立产品团队。这些员工此前已经在FRL研究AR技术,这一转变表明Facebook将继续专注于开发AR硬件,并且正在从由实验和研究驱动转变为专注于提供实际商业产品。

VR2019021304

Facebook发言人Tera Randall表示,从2018年11月这项工作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并未被报道过。她说道:“我们去年调整了组织架构,并将AR产品的开发工作带入了我们的产品组织和研究,现在我们已经接近发货了。”

据Business Insider采访的消息来源,AR眼镜的开发工作已经取得了进展,目前已经推出了原型机。曾使用过该原型机的消息人士表示,这款产品比微软HoloLens或Magic Leap One更像传统眼镜,“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高端眼镜,它足够轻,但又不会轻易被弄坏。”

该消息人士称,他们被告知这款AR眼镜原定于2020年推出,随后又被推迟到2022年左右。但Facebook的Randall对这个消息提出了质疑,并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已经规划好了一个令人兴奋的AR发展路线图,其中有多个产品,关于现在流传的发布日期是不准确的消息。”

这意味着Facebook正在开发多种不同的AR产品,但他们可能并不会全部都推出。

VR2019021305

另一位实力新玩家是三星。在2018年之前,三星基本上都在致力于开发VR头显,例如Gear VR和Odyssey HMD。但是,现在这家韩国公司准备开拓新的市场,将全面进军AR领域。在2018年11月7日至8日于旧金山举行的年度开发者大会上,三星宣布计划推出新的名为Project Whare Cloud的AR云服务和一款新的AR头显。

此前,三星曾在其Galaxy手机上推出过AR表情,让人们用类似Snapchat的卡通图层来替换脸部,包括个性化的卡通形象和迪士尼、皮克斯知名卡通人物。

目前三星这款AR头显尚未开发完成,其提交了一份关于“增强现实”头显的专利申请。并强调,这项技术可应用于AR头显中,它结合AI和机器学习技术,原理是AR引擎在结合头显摄像头拍摄的图片或视频后,AI会为这些影像数据提供智能标记。

VR2019021306

专注于耳机和音响领域的科技公司Bose也宣布在2018年3月进军AR市场,其已创建一个5000万美元的开发基金来支持全新的AR平台研发,并将着手打造AR眼镜。

Bose做的AR眼镜和谷歌、英特尔、微软的都不一样,其并不是通过镜片显示信息,或是激光投射内容到视网膜等基于视觉的技术来开发AR眼镜。专注于耳机和音箱领域的Bose给AR眼镜的两个镜腿上分别装上了音频单元。这副长相和普通眼镜没有太大区别的AR眼镜可以提供给佩戴者只有他听得到的声音内容。

Bose表示他们的AR眼镜除了带有麦克风、可以搭载谷歌助手和Siri外,还能连接手机打电话,使用手机的GPS定位,并且还带有头部运动追踪。Bose表示:“与其他增强现实产品和平台不同,Bose AR不会改变您所看到的内容,但知道您在看什么,它没有集成的镜头或手机相机,不是在现实世界中叠加视觉对象,Bose AR增加了可听见的信息和经验层。”

国内巨头华为也在2018年宣布入局,并表示正在开发AR眼镜。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华为将通过可穿戴设备为用户提供AR体验。“基于增强现实技术,可以让增强现实眼镜与手机配合使用从而能够观看更大的区域。未来1到2年我认为该行业将商业化,包括华为的产品。我们将提供用户体验更好的产品。”

VR2019021307

对于AR/VR战略上的布局,华为AR/VR产品线副总裁李腾跃表示:华为的AR/VR战略以手机为中心,坚持端+云协同,E2E垂直构建差异化的竞争力。云端方面,华为将开发出视频、社交、游戏、旅游、照相等多款不同的应用,配合华为AR/VR设备,其中包括HW AR/VR API,AR Engine,VR SDK等技术以及硬件。

除了这些新加入的巨头公司,目前正在AR硬件市场中活跃的玩家Magic Leap也在今年迎来了极大关注。这家融资23亿元、炒作了好几年的公司终于推出了首款产品Magic Leap One。

Magic Leap在几乎完全保密的状态下开发了7年才终于推出了这款产品,他们希望它能代替手机、电脑以及我们所能用到的所有高科技屏幕。然而在尝试之后,大部分体验者们都表示虽然产品很好,实际效果却并没有他们炒作的那样神乎其神,传说中的光场技术也并没有在实际产品中得到应用。

在竞争上,Magic Leap试图与微软HoloLens争夺美国军方的大单,最后还是不敌HoloLens,据美国军方称,微软已与其签订4.8亿美元合同,为其提供10万台AR头戴设备,主要作为军方实战和训练使用。根据政府对该计划的描述,军方将会购买超过10万部耳机,旨在“通过提高交战前发现敌人、决进和进攻的能力来增加军队杀伤力”。

VR2019021308

根据此合同,美国军方将立即成为微软HoloLens最重要的消费者之一,但是军方期望这些设备相比于消费级设备做一些关键的改进。据称,中标者需在两年内交付2,500部头戴设备,并具备全规模产能力。

作为最成功的的AR眼镜之一,HoloLens在过去两年中卖出了超过5万台商用版和开发板设备,而HoloLens 二代也已经被提上日程。据外媒报道,微软的计划仍然是在2019年Q1推出第二代Hololens设备,传言该款设备代号为Sydney。他们宣布将参加MWC 2019,而于最近曝光的微软的一份新专利显示,微软很可能将推出外形更小巧的AR设备。专利描述到:这款AR眼镜能够在现实环境上叠加显示数字内容,并且可以对数字内容进行操作,就像HoloLens那样,只不过外形更小,缩小到了一个普通眼镜的大小。

资本看好:AR硬件融资笔数增加

金额最大4.61亿美元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AR领域融资共33笔,由技术、硬件和应用三大块领跑,AR技术融资笔数最多达7笔。在33笔融资中,国内融资7笔,国外26笔, AR领域的情况依旧是国内冷海外热。2018年AR领域最大的一笔融资是Magic Leap从沙特阿拉伯王国投资机构The Public Investment Fund中获投的4.61亿美元。

在这33笔投资中,AR硬件融资笔数占比为31.03%,较2017年增加4.03%。2018年国内外共10笔硬件方面的融资。

行业:B端愈发细分垂直

AR硬件规模化应用初现势头

根据Digi-Capital与AWE发布的全球AR/VR行业调查报告显示,在目前活跃于B端的AR智能眼镜中,微软的HoloLens胜过其他所有竞争对手。在新兴的消费级AR智能眼镜中,Magic Leap One处于领先地位,但目前MLO还是主要面向开发者发货。

在受访的企业中,有75%的公司表示HoloLens对他们业务至关重要。2018年Q3发布的Magic Leap One处于第二位,占比为57%。Google Glass 企业版(35%)、Vuzix(33%)、Meta(33%)和ODG(32%)在市场规模上大致相似,其次是Daqri(26%)、Epson(25%)和Kopin(14%)。报告中提及的其他平台包括RealWear、Mira、Leap Motion North Star以及传言中但尚未证实的Apple智能眼镜。

在陀螺君看来,2018年AR硬件领域最大的变化就是不再都是初创企业,越来越多的大厂也开始布局其中。如苹果、Facebook都将推出AR眼镜,国内华为也宣布正在开发AR眼镜。而巨头的加入也将为市场注入更多信心。

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到AR硬件在B端越来越细分垂直,每个场景都有不同的需求,因此找准落地行业和需求点很关键。AR眼镜产品在B端更多的是针对更加细分的使用场景,例如用于安防、物流、工业等等细分领域,并为这些行业助力,带来更高的效率以及更安全的工作环境等。国内的AR硬件厂商在中国强供应链的优势之下,根据自身优势寻找更适合落地的场景和方向将会获得更好的发展。

目前AR硬件的规模化应用已经初现势头,军用、物流、建造业、安防等领域对AR硬件的需求与日俱增。军用方面,微软HoloLens拿下美军价值4.8亿美元的10万台AR头显订单。物流方面,国际物流巨头DHL也宣布将在其北美350家物流中心和运送调度塔投入3亿美元,用以发展新兴科技如AR、机器人等科技。随着AR技术的日益发展与应用,AR硬件得到规模化应用的日子或将很快到来。

VR2019021309

对于AR硬件来说,C端仍然是个有待发展的领域。今年联想联合迪士尼推出的《星球大战》IP Mirage AR头显取得了不错的销量,这款头显最早于2017年12月推出,据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透露,这款头显在2018年初的全球总出货量已经超过了40万台,之后就再未公布过销售量。除了联想的Mirage AR外,虽然Magic Leap也称其产品是消费级产品,但目前仍主要面向开发者发货。因此可以说2018年的AR硬件在C端市场并没有太大起色。

目前AR在消费端主要还是依托手机平台,即苹果的ARKit和谷歌的ARCore,AR硬件在C端想要迎来爆发仍然需要多年的发展和积淀。

展望2019:巨头角力,仍将继续深耕B端

总的看来,2018年的AR行业处于上升态势,2019年也将延续这个势头。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在其发布的18年AR/VR白皮书中也表示,预计2018-2022五年间AR终端增速将达到140%。

苹果的AR眼镜在新的一年里依然是众人期盼的产品,而这款产品也最有可能让AR硬件在C端有所起色。微软的HoloLens二代也将在19年推出,其能否延续出色的设计,继续领跑AR眼镜?Facebook的AR眼镜也同样令人期待,巨头之间的角逐将为AR行业注入新的力量。而底层技术的不断发展也将为AR硬件带来更多助力。

到2021年之前,企业端AR市场可以借着新一代AR眼镜在制造/资源、TMT、政府(包括军事)、零售、建筑/房地产、医疗保健、教育、交通运输、金融服务、公用事业等领域实现稳定增长。

因此在2019年,随着市场愈加冷静和理智,AR硬件也将继续在B端更深入扎根,并保持稳定发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回顾AR硬件的2018:破产洗牌,又是落地前行的一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