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于谷歌Nest的8年智能硬件发展变迁史:殊途同归 喜忧参半

gg201901020 (1)

Nest从行业风向标,到被大手笔收购,再到降级降级再降级,从名声大噪到命运多舛。因为,Nest的产品值得学习,Nest的命运值得借鉴,Nest的未来值得深思,所以本期“海外视野”栏目我们将重笔墨去解读Nest的此生坎坷。

被国内一大波创业公司、投资人膜拜和追捧,然而近几年随着Nest收购Dropcam后,其市场和产品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也让Nest从神坛被人拉下来并作为失败案例谈论。

我们不禁长叹,难道Nest的辉煌只属于过去?后来居上的亚马逊,已经主宰智能家居一线市场?拥有最强智能语音识别与AI的Google为何不能主宰硬件市场?

Nest一直离中国用户很遥远,国内市面上安装到用户家中的Nest都是经过改装的,国内Nest的资料非常零散,也许久没有重磅报道,仿若销声匿迹,上上期的“海外视野”栏目在介绍亚马逊帮派的温控器Ecobee发家史时,谈到了许多智能温控器正在奋起赶超Nest。

目前智能家居的主力角逐在智能音箱上,去年亚马逊Alexa和Google Home的智能音箱都卖到了几千万台的出货量,两家自有硬件生态都以极其相似,目前主要围绕家庭安防扩充智能家居硬件。

2011年

gg201901020 (2)

以时间轴的划分,是想给予国内智能家居企业一定的启示,也梳理出Nest智能家居消费级硬件的变迁史。
Nest诞生于2011年,由智能家居公司Nest Labs公司研发,托尼?法德尔与联合创始人马特?罗杰斯于2010年创办,核心人物Tony Fadell是前苹果公司iPod的部门主管,被誉为是“iPod之父”,因此Nest从创办之初就备受关注,在2012年拥有130名员工,2018年有1000多位员工。

gg201901020 (3)

一代Nest

一代版本的Nest诞生,一款震撼全球智能家居届的跨时代产品,设计和制造都极棒,带子、连接器、电池以及其他硬件都有非常高的品质。

首代Nest是外观精美、基于机器学习、可编程的Wi-Fi温控器,在2011年首次发布的那个智能手机尚未普及的年代,可以说是极其超前,给人一种初恋的感觉,见到的那一刻就想拥有它。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为了让电路板更好看,曾命令苹果工程师将电路板上的电线从直线改为曲线。受此启发,Nest创始人Tony Fadell将Nest温控器的电路板上覆盖一层金属板,将整个电路板遮住,虽然金属板增加了成本,但让产品内部看上去更美观,用户愿意为“高颜值”买单。

在Nest之前,没有人真的对温控器或其它任何家用设备感到兴奋。Nest充分借鉴了iPod、手机和互联网里那些非常酷的元素,并利用这些元素打造出了一款让人兴奋的温控器。在如何通过打造一款赏心悦目、易于使用的产品来主导一个新的市场方面,Nest的做法堪称教科书般的范例。

2013年

gg201901020 (4)

仅仅两年之后,Nest Thermostat温控器遍布全球80个国家,每个月的出货量在40000-50000之间,Nest的ARR年经常性营收已高达1.19亿美元。

美国的烟雾探测器市场每年的销售量高达4000万,所有50个州的法律都是要求按照烟雾探测器的。Nest在2013年选择推出的第二款产品是烟雾探测器,Nest Protect烟雾探测器拥有六个传感器,可以感知烟雾、一氧化碳、温度、光线、动作和超声波,当其检测到烟雾的时候可以通过声音或灯光来提醒用户,还支持远程报警,而用户可以用手势就将警报关上。

2013年,Nest以8亿美元的估值从谷歌风投那里获得8000万美元融资,这是Nest与Google关系的开始。Nest的前三年是快速发展和巨大增长的三年,公司发布了两款新产品Thermostat温控器和Protect烟雾探测器,更新了一款产品——第二代Thermostat温控器,并在全球范围内售出了超过100万台产品。

Nest在这一特殊的细分消费市场中拥有如此强大的立足点,所以他们准备开发更多的产品,进军新的智能家居设备市场,Nest开始关注能够帮助它们实现更快增长的潜在的合作伙伴。这就是为什么Nest开始对另一个家庭设备颠覆者Dropcam感兴趣的原因所在!Dropcam是一个强大的潜在收购对象,因为他们已经为自己的快速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看起来与Nest极其相似。

2014年

在2014年,Nest被谷歌斥资32亿美元收购,是继摩托罗拉移动之后的第二大收购,从此Nest火爆全世界,作为一家有着苹果血统的公司,融入谷歌公司后,Nest一直被寄予厚望。

gg201901020 (5)

谷歌收购Nest是出于对智能家居的深度布局,在整个市场局势尚不明朗的时候抢占先机,Nest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被Google收购对自己而言将是最好的保护伞。Google将Nest推向下一个发展高峰所拥有资金、人才和品牌知名度。但是,一些问题也阻碍了这个过程。与所有硬件公司一样,Nest的商业模式与Google完全不同。在运营硬件业务方面,Google无法提供足够的供应链或物流服务,因此收购Nest是Google一个重大举措。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快速有效地整合这两种不同的业务模式,完全阻碍了Nest的发展势头。

当Nest在Google内部独立运营时,他们意识到Dropcam可以直接加强他们的硬件开发能力,所以他们同意收购这家公司,这些收购也是一次失败,因为这两家公司无法在产品路线图上达成一致。Nest以5.55亿美元现金价格收购了Dropcam。由于Nest是自主运营,这次合并被认为是Nest收购Dropcam,而不是Google收购Dropcam。

但这次收购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Google在收购了Nest之后,由于Dropcam当时的业绩表现很好,所以Nest收购Dropcam的计划很快就得到了Google企业拓展团队的支持。Dropcam团队的年销售额增长了300-500%,显然已经达到了产品与市场需求的相匹配,而且还有一个有趣的产品路线图。在收购的时候,Dropcam通过Works With Nest项目被集成到Nest的产品线中,这样它就可以自动同步和连接到用户家中的其他设备。

Nest自加入谷歌之后产出了一系列叫好不叫座的智能硬件,从而未能完成母公司下达的绩效增长指标,曾经的硅谷工程师文化与正在加速商业化的谷歌产生了观念冲突,在长达近5年的发展中,并未创造出第二款另用户惊艳的革命性爆款。

从2014年的收购表单上,就可以看到Google是多么重视智能家居硬件。

2015年

2015年,Nest做的并不只是几款智能产品,而是一个智能家居的平台,谷歌在收购Nest的押宝之初,就开放了Nest API给开发者,让开发者可以利用Nest的硬件及算法,将其他智能家电产品和Nest的产品连接在一起,进而实现对空调、冰箱、台灯、风扇灯各式各样产品的智能化控制。

gg201901020 (6)

在Nest管理层和Dropcam管理层之间几乎爆发了直接冲突之后,Dropcam的首席执行官Greg Duffy离开了Nest。Duffy和Fadell在产品开发和管理风格上发生了冲突。其中一个主要冲突在于,Duffy想要继续前进并开发新产品,而Fadell则坚持要花时间对现有的Dropcam产品进行改进。Fadell说,这个过程可能要花三个月的时间,但最终花了一年多时间。由于在公司里感到窒息,而且厌倦了Nest的负面公司文化,Duffy离职并在一篇博文中透露称将Dropcam卖给Nest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同年晚些时候,Nest发布了Dropcam的升级版产品,并将其命名为Nest Cam,售价199美元。

gg201901020 (7)

Nest Cam

Nest Cam这款产品的重要意义在于,它表明了这款产品开始正式按照Nest的品牌名称来命名了,并与一种新的存储和视频文件观看云订阅服务一起销售,每个月10美元。从Dropcam Pro到Nest Cam的创新缺乏显示了一家规模更小的公司与一家规模更大的公司合并过程中会遭遇的挑战。具体来说,如果两家公司的领导层管理风格和产品路线图不一致,这就会导致产品创新停滞不前。

Nest 2015年的销售额约为3.4亿美元,远低于收购时的预期。在收购之后,Nest 创始人Fadell表示对产品的路线图进行了很多改变,不得不停止在新产品开发方面的很多工作。Nest专注于迭代旧产品,而不是开发新产品,这意味着Dropcam之前规划的很多产品开发工作都被严重推迟,导致被收购的Dropcam团队中的大部分人在收购后的一年内就陆续辞职。到2015年年底,Nest从Dropcam团队中吸收的100名团队成员中的一半都离开了Nest。

2016年

gg201901020 (8)

Nest原本可以而且应该能够开发出像亚马逊Alexa这样的产品,但是非常可惜,Nest一直围绕家庭安防继续开发新的摄像头,而周边的许多企业都在努力争取更多的消费者硬件市场,不断继续扩大产品线,并竞相打造一套相互关联的家庭设备套件,Google因此后来另起炉灶自己生产语音硬件。

创始人Fadellye 也辞去了Nest首席执行官一职并离开了Nest,他说道:“离开Nest能够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和灵活性去寻找新的机会去塑造和颠覆其他行业,并支持那些想做同样事情的人,就像他们在Nest做的那样。”未来也许Fadell还会推出革新式的智能家居硬件,但是在Google的这几年,发展的并不好。

Marwan Fawaz曾是摩托罗拉移动的执行副总裁,他接任了Nest的首席执行官一职,Fawaz曾是摩托罗拉家庭业务的总裁,在硬件开发方面非常擅长。在Fawaz的领导下,Nest发布了Nest Cam Outdoor,除了名字加入了Outdoor户外,该摄像头与2015年夏天发布的Nest Cam有许多相似之处,现在该产品改名为Nest Cam Indoor。

新款的Nest Cam Outdoor在设计上有大改动,为了适应户外环境加入了防水功能,采用白色机身,看起来就像一台圆形的聚光灯继承了Nest产品易于安装的特点,简单几步就能完成安装。

gg201901020 (9)

Nest Cam Outdoor

与此同时,Nest也发布了一些重大的软件更新。其中最大的软件更新是“ Person Alert”,能够辨别出监控范围内的活动物体是人还只是一只小飞虫。但这种识别仅是看出“是否有人”,监控不会理解“这个人是谁”。总的来说,它减少了虚假警报,并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这是用户真正想从他们的安全监控中得到的。

2017年

Nest在2017年发布一款廉价版智能温控器,虽然目前已经出到了第三代,但产品本身的设计基本上没有变化。

Nest在诞生之初,曾经通过苛刻的工业设计,将“塑料壳”迭代到“金属风”。在2018年,Nest反其道而行之,复古的味道。一度想改变家中塑料垃圾的Nest,再度杀回塑料材质的温控器领域,低配版Nest E温控器,也是圆形,但是更加小巧。廉价版Nest温控器采用全新的设计,虽然它的机身依旧是圆形,但外壳变成了白色,屏幕也换成了浅灰色,屏幕材质也被换成塑料,定在169美元(约合人民币1100元)以下。

温控器行业在国际市场上,Nest目前还是市场上的老大,不过新锐品牌Ecobee、微软GLAS温控器也在挑战着Nest的江湖地位,更不要说老炮Honeywell、江森自控的强力压迫。例如在2016年,Honeywell把全线温控器产品智能化,支持APP控制,支持Alexa和谷歌语音控制,个别款式支持Siri,所以Nest在整个市场的压力显而易见,迫于压力下推出的廉价款温控器,也是放下身段,迫不得已。

gg201901020 (10)

户外安全摄像头Nest Cam IQ Outdoor

Nest又发布了一款全新的摄像头Nest Cam IQ,外观看起来和Nest Cam Outdoor非常像,但是在硬件规格方面有很多提升,以前所有的Nest摄像头产品都是对Dropcam平台的不断迭代,但是这款售价299美元的Nest Cam IQ是一款全新的产品。

Nest Cam IQ采用了Google一直在研发的人工智能技术,可以辨识家人与入侵者之间的差异,而不是引发虚假警报,打扰业主。业主可以设置警戒功能,当他们的孩子从学校回家时可以更好地识别。此外,当业主需要外出时,该款摄像头还可跟踪在房间里维修、施工等工人的举动。

对于美国户型来说,智能门锁与智能门铃并不是第一道防线,还是户外用庭院摄像头,Nest将智能室内摄像机的功能带入更加坚固的户外版本,防风防雨。Nest Cam IQ outdoor内置4K数字传感器,支持1080p HDR高清视频。Supersight超视觉功能可以让用户将视野放大12倍,仔细观察特定的区域,支持面部识别技术,它能够分辨人和物,内置的扬声器。同时,打造的线上云端服务Nest Aware的订阅价为10美元/月。

gg201901020 (11)

人脸识别

gg201901020 (12)

Nest摄像头家族

户外安防成为C端非常重要的入口,3小时抓拍记录存储,7天24录制,1080P HD,夜视。全玻璃镜头,优质材料。可以划定特定区域进行监控,可以分享视频剪辑片段,增加人脸识别的Nest摄像头,可以区分用户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与非人类物体。

当时,Nest宣布将基于语音的Google Assistant整合到所有的Nest产品中,首先整合的就是IQ系列摄像头,这是在Google品牌下打造一套互联智能家居设备的重要一步。

2018年

gg201901020 (13)

Hello智能门铃

拥有160度的视野,它可以让用户看到放置在地上的包裹。尺寸较小,能够向用户的手机流媒体高清视频。

gg201901020 (14)

Nest Secure家庭安防套装

Nest Secure家庭安防套装包括一个Nest Guard、两个Nest Detects和两个Nest Tags。

Nest Guard网关:85分贝蜂鸣器报警,有一个数字键盘,你可以用它来启动和关闭系统。它看起来比亚马逊的Echo Dot稍大一点,可以安装在墙上,也可以随意放置在电源插座附近使用。支持LTE/3G备份,有备用电池,可以布防/撤防。

Nest Detects传感器:安装在门或窗框上的运动感应装置。它不仅能探测到一扇门或窗户是打开还是关闭状态,还能探测到房间里的动静,并通过Nest应用提醒房屋主人。

Nest Weave和Nest Cam API

Nest Weave通讯协议,支持与第三方设备联动,通过Nest APP,即可联动智能锁、智能灯泡。Nest 的摄像头也开放了Cam API,可以联动第三方设备。

以其硬件为中心,去吸附第三方设备支持联动,作为中心的硬件必须极其赋予连接属性,而这季“药引子”从温控器的角度出发,未必有些牵强,当然这是后话,以现在智能音箱的核心交互时代去看几年前的环境思路,Nest至少是尝试过的。

NestSecurity报警系统、Nest Cam IQ室内摄像机、Nest Hello视频门铃以及Nest其他产品,将从内到外覆盖家庭领域。

Cam API开放后,所有设备都可以在Nest APP中一键掌控。

多舛的命运与凤凰的涅槃

命运多舛

2015年,Nest成为Alphabet的独立子公司,谷歌母公司Alphabet让Nest公司作为其子公司独立运行了三年,失去谷歌保护伞,被要求快速发展,再加上频繁的领导人变动,让公司的文化变味,2016年,Alphabet竟然尝试出售Nest。

智能家居设备制造商Nest加盟谷歌五个月后,马尔万-法瓦兹(Marwan Fawaz)辞任Nest公司CEO,Nest公司将与谷歌的家居产品部门进行合并,目的是让Nest产品与谷歌自品牌的智能家居设备更好地整合,以及更方便地采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目前Nest公司隶属于谷歌硬件部门,也就是谷歌的二级部门,与曾经与谷歌评级的Alpabet子公司相比,地位兼职是天上地下。

此次合并不会解雇任何员工,而且谷歌还准备扩充其团队,谷歌将留住Nest品牌,合并后的团队将向在谷歌工作了12年的元老钱德拉汇报工作,标志着谷歌全系智能硬件将统一整合,打造新的统一体验。我们将看到Nest的温控器、烟雾警报器和家庭安防硬件产品,以及Google Home智能音箱和Chromecast的流媒体设备之间的联动。

尽管Nest的智能硬件不再受到追捧,但鉴于后来智能音响Google Home(不是Nest设计)的成功,谷歌认为Nest团队的经验与沉淀可以成为谷歌硬件部门的追加砝码,因此对Nest的两次“降级”与并入其他硬件部门就顺理成章了。

谷歌虽然在人工智能领域占得先机,但是缺乏搭载AI成果的硬件载体,此次Nest被再度重组,一定程度反映了谷歌对硬件产品依然执着的愿景。特别是在亚马逊迅猛崛起,微软的“智能边缘”步步紧逼之际,谷歌的焦虑可见一斑。

谷歌急于在智能家居设备市场追赶亚马逊,并且有反超迹象,一个纯净的AI公司——谷歌,致力于要打败卖货的AI公司——亚马逊,时隔2年的智能音箱斗争,亚马逊不再雄霸智能音箱市场,Google已经拥有反超之势。
要想在硬件开发方面取得成功,就必须迎合用户的需求,要想实现成功地收购,管理层在产品路线图上必须达成一致,合并后的产品路线图保持一致,并制定一个强有力的收购后计划的话,你将很难能够中收购中看到回报。

从Nest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在收购后,Nest的领导层和Dropcam的领导层没能在产品开发路线图上达成一致。这不仅减慢了产品的出货速度,而且会在合并后的公司中引起巨大的文化裂痕,导致许多优秀的团队成员的离开。

凤凰涅槃

我们看一下Nest被Google硬件部门大统一后,有哪些凤凰涅槃后的新改变。

gg201901020 (15)

Google Home Hub 与智能门铃Hello的联动

gg201901020 (16)

Hey Goolge,看一下我的客厅。

gg201901020 (17)

语音设定调节温控器,在Google Home Hub上同步显示。

当全宅空间都可以随时快速掌控时,门廊庭院都会是非常安全、放心、快乐的领地。

服务落地

gg201901020 (18)

Nest Pro服务,专业智能家居人士落地安装

Nest跟亚马逊一样,正在培养大量的线下服务团队,因为产品线在不断扩充,许多产品也并非是DIY式产品,为海量智能设备入局亿万家庭做好服务铺垫。

gg201901020 (19)

Nest的多年增长与当下生态

实际收入与预期收入差距逐渐增加,2009年Nest在智能家居领域一骑绝尘,但是随后逐渐降低影响力,在接近于10年的发展过程中,Nest和Dropcam都已经不再具有决定性的领导地位。

Nest表示希望为老年人研发制造智能家居设备,这些设备可以帮助人们能够更长时间地独立生活。虽然Google收购Nest,Nest又收购Dropcam,有一些坎坷的路程与市场的缓进,但是他们拥有一个光明的前景,从目前硬件的整合以及服务的落地,可以看到Google硬件大生态的构建成功,我们来看看目前Google生态的大整合,同时期待统一资源后,Google能够给我们带来更多革命性的硬件产品。

gg201901020 (20)

Google硬件套装家族大生态

公司收购公司是自然生长的方式,国内的智能家居互联网巨头,并没有跟风Nest的产品战略,将重心放在温控器或者烟感上。因为用户的体验痛点才是根本,美国的大House,家中装多个温控器或者烟雾探测器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而国内的户型并不适用。未来,Nest可能会进军企业摄像头市场,因为这一块市场的利润空间与市场空间非常大。Nest没有萧条沉沦,还是在跟随Google布局更大的市场。

亚马逊在2014年底推出搭载Alexa语音助手的智能音箱Echo,但是Google在2016年推出搭载语音助手的智能音箱Google Home时,并没有完全无缝兼容Nest的全线产品,而是单打独斗来推广这项技术,直至2018年附屏音箱Google Hub推出时,才将Nest全线产品无缝打通,利用自身资源进行产品组合来构建真正具有革命性的体验,Google在一次次阵痛中反省,原本可以做到第一梯队,却落后于亚马逊,但是我们要相信已经回归正轨的Google的下一步行动!

2019,选本好书过新年!更多行业精彩盘点内容尽在2018—2019智能家居市场年鉴》,目前已经正式开放预订,如果你想了解更多2018年智能家居市场的的专业知识,欢迎点击下方链接购买。特别提醒的是,现在预定的读者还将获赠2019年精美定制台历。

 

点击获取《2018—2019智能家居市场年鉴》预定通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属于谷歌Nest的8年智能硬件发展变迁史:殊途同归 喜忧参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