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智能机器人行业遭遇寒冬,解读市场遇冷的真正原因

多个曾在科技展上博得眼球的新型家用机器人后来被证明只是昙花一现,比如 Mayfield Robotics 公司的 Kuri 机器人。它不仅有形似企鹅的可爱姿态,还能摄录家庭生活瞬间,播放或阅读音乐和书籍,并实现类似 Alexa 的语音助手功能。

robot2018122401

Kuri 的造型和功能

但在 2018 年 CES 上 Kuri 大放异彩后,Mayfield Robotics 于八月份宣布停止 Kuri 相关的一切运营。其原因很可能是 Mayfield Robotics 的母公司博世无法找到愿意为 Kuri 的长期开发注资的投资方。

robot2018122402

Kuri 停运的公告

另一个带有社交功能的机器人——Jibo,外观也很讨喜,比 Kuri 更像《机器人总动员》中的伊娃(Eve)。它曾作为 2017 年 25 大发明之一登上《时代》周刊。这个定位为宠物型机器人的小家伙可以实现类似 Alexa 的功能,而且能识别最多 15 个人,并用不同的方式与他们聊天。

robot2018122403

Jibo 登上《时代》

Jibo 在克服了先期几次交付推迟的情况后,貌似终于走上正轨。不过十一月底,Jibo 公司突然卖掉了其 IP 资产。这不免让人联系起今年七月 Boston Globe 的记者访问 Jibo 的办公室,却发现房间里除了包装盒外空无一物的事件。

无独有偶地,索尼的机器狗——Aibo——在 2017 年起死回生,并登上了 2018 CES 的展台。相比于第一代,这只小狗有更真实的外观和能识别不同人脸的能力。第一代 Aibo 在日本有一批忠实拥趸,当 2014 年索尼停止 Aibo 的售后维修时,一票死忠还为 114 只 Aigo 举行了传统佛教式的葬礼。

robot2018122404

小狗 Aibo

与波士顿动力公司带着浓重金属气质的机器人不同,Kuri、Jibo 和 Aigo 不仅长相更讨喜,在定位上也更追求与人类的亲密互动。定价方面,Aibo 的售价为 2900 美元,Kuri 700 美元,Jibo 900 美元。说实话这对美国普通家庭可能还是偏贵了,但当时的市场分析认为,相比于价钱差不太多的高级扫地机器人,这些可爱的小家伙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不过它们后期拿出的市场表现,抑或是前文提到的公司直接没落的结果,不免令人失望。这很大程度要归因于智能音箱,如 Amazon Echo 和 Google Home,崛起后对它们的冲击。前者不仅在价格上有显著优势,功能上也普遍被消费者认为更加实用。

其它原因,如技术层面的薄弱、不菲的开发及制造成本,以及公众兴趣的快速消褪,也导致了宠物型机器人今年的黯淡表现。

Anki Vector,另一款能与人闲聊、互动的迷你机器人,在今年年初凭借 250 美元的定价成功挤入科技产品圈的黑马行列。不过,首批消费者的反映是,Anti Vector 除了能应答一些简单指令、和人击掌、偶尔陪人玩玩 21 点之外,能做的寥寥。它与人的互动模式最多只能算“泛社交”,几天的新鲜感过后,它给用户的感觉往往就只剩下空洞了。

此外,有用户反映,他们会对 Kuri、Jibo 和 Aibo 时时刻刻盯着他们旋转的脑袋感到不适。相比之下,扫地机器人不会让人产生这种感觉,它们的形象更类似勤勉的劳务工。而且,人们更容易对宠物型机器人时不时冒出的肤浅、尴尬的对话感到不快。

除了新奇之外,人们买宠物型机器人往往是为了克服生活中多多少少存在的孤独感。而实际用下来,人们往往会发现,这些机器给他们的满足感远不及自己在社交网络上“探查”其他人的档案,或者“戳”一下老友所得到的。

这个问题不仅存在于 Kuri、Jibo 和 Aibo,像 Alex、Siri 和 Google Assistant 等智能语音助手离与人“真正有深度地交流”也相去甚远。如果你这一天过得都不顺,回家想与 Alexa 聊聊,你得到的回复大概率只会是一句空洞的“I’m sorry to hear that.”如果宠物型机器人在社交上实现的功能只是为了效仿或标榜 Alexa 和 Google Assistant,那人们可期待的还真是不多。

这也是这类科技难获得持续投资的原因。在社交型机器人能给用户提供可靠的陪伴感前,消费者不会去买这种产品。而这种产品想革新,则需要公司为机器人、AI、计算机视觉技术的研发投入资金。而公司在投资这类技术之前,要确保一个良好的收益预期,也就是消费者愿意买账,而消费者在初代产品的体验结果出炉后已变得很谨慎。这是一个难解的循环。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工智能系统中心创始人Russell教授曾经在著作中做出阐述:目前阶段,智能机器人技术还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即通过编程,让机器人表现出类似人类的智商,这一智商水平,也仅仅是针对某一特定领域的知识和技能。

robot2018122405

相比起科技的飞速发展和业内大牛的认知,普通大众对智能机器人的了解目前还停留在起步阶段,现在就来看看存在的几类误区。

误区一:智能机器人能像人一样随机应变互动聊天

《钢铁侠》中,托尼·斯塔克的人工智能管家,贾维斯,能独立思考,会帮助主人处理各种事务。贾维斯没手没脚,全程只有对话没有画面,以一口地道的伦敦腔“出镜”,彬彬有礼又尖刻幽默,总是和钢铁侠插科打诨,甚至能说出斯塔克的心声。

进化者机器人公司首席科学家王巍告诉我们,这种场景目前全球仍没有公司能完全实现,“人类的语言不仅仅是由简单发声和语法组成,更庞大和复杂的是情感因素。”

王巍教授解释说,虽然机器识别人类语音的能力已经有了巨大进步,但人们不管在进行什么形式的对话,也不管对话内容如何,情感因素都在无形影响着对话的方向和逻辑,尤其在自由对话时,内容很难预测。人类之间融洽的对话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何况是正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的智能机器人。

情绪则是另一种神秘的物质,看不见摸不着,只存在于人类脑海中。“目前关于情绪的量化研究正在探索中,还有大量的功课要做。”王巍教授介绍,“如果有朝一日,人类能够分析清楚情绪的作用机制,并将之通过科学手段模拟出来,那么智能机器人和人类的互动水准,也将大大提升。”

等到那一天,也许人人都会拥有自己的贾维斯,成为“钢铁侠”。

误区二:智能机器人,既能帮我辅导孩子功课,又能帮我投资理财

在许多消费者看来,家庭智能服务机器人定位是服务家庭,那么就应该为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提供优质的服务,能胜任家庭里的所有工作。

实际上, 一个家庭的成员,老人、父母、儿童等,分别属于不同的人群,每个成员又有不同的家庭分工。让机器人满足所有家庭成员的需要,只是一种相对理想的状态。

我们知道,AlphaGo由巨头谷歌旗下公司精心研发,这台智能机器人击败了众多围棋大师,但它除了下围棋,其他什么都不会,你甚至不能和它进行对话。

对现阶段的智能机器人来说,鱼和熊掌还不能兼得。

以进化者机器人公司研发的家庭服务型机器人小胖为例,它定位于儿童教育和陪伴,因而AI系统的设置、机体结构的设计,针对的都是4-12岁的儿童。小胖可以冲孩子做鬼脸,给孩子讲童话,教孩子说英语,但却不能帮妈妈投资股票,不是小胖不能,是小胖的设计者并没有这么设计。

误区三:家用智能机器人能“自主”行动 连续完成任务

对于家用智能服务机器人来说,语音互动、人脸识别只是最基础的功能,能不能在家庭环境的场景下准确地“找准路”才是最重要的。

那么问题又来了,现阶段的机器人还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它是不是必须在人的操作下才能行动?

何况,总有那么一些不爱整洁,不爱收拾屋子的“主人”,家用机器人能在乱糟糟的家里行动自如吗?

再以进化者机器人小胖为例,小胖的移动速度相当于成人慢行速度,看似蠢萌的动作,背后却有海量算法支持。

设想一下,早晨,妈妈正在准备孩子的营养早餐,又要给爸爸准备出差衣物,孩子却还在赖床,妈妈已经忙的晕头转向。于是,机器人小胖出马了,一到预设的提醒时间,他睁开眼睛,明确自己的任务,开始自主移动。

首先出充电桩,接着扫描地图节点,计算去孩子房间的大致路线。随后,小胖避开妈妈拉开的椅子,绕开爸爸放在地板上的行李箱,再经过双目识别计算距离,准确地通过孩子房间开着的门,播放了闹钟。

这些“自主行为”的前提是,人,提前预设了这些命令。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小胖自建地图、海量数据、自动计算和红外检测、超声波避障等基础技术上。进化者机器人的研究团队耗费了好几年时间,才将这一技术运用在量产化的机器人小胖身上。

综合来说,现阶段的家用智能服务机器人,可以针对某些领域为人类提供优质服务,但希望它样样精通却还需要时间。在人工智能即将迎来爆发的今天,不仅仅是研发人员,消费者作为这一技术最直接的体验者,也在见证着历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家用智能机器人行业遭遇寒冬,解读市场遇冷的真正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