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风投回报8.3倍,人工智能正在重塑关于以色列的神话

[导读] 拥有Mobileye、BriefCam在内高达950家AI企业,天价收购频出,AI风投回报8.3倍,人工智能正在重塑关于以色列的神话。

拥有Mobileye、BriefCam在内高达950家AI企业,天价收购频出,AI风投回报8.3倍,人工智能正在重塑关于以色列的神话。

以色列,它于1948年在中东政治夹缝中建国,仅有2.5万平方公里国土与850万人口,是凝聚了摩西、穆罕穆德与耶稣传说与沉重民族苦难的圣土,也是在时代风云中所塑造的新的神话。

而人工智能,正是改变我们关于这个国家认知的缔造者。

尽管内忧外患,但依靠着人工智能技术,仅有一点五个北京面积大的以色列诞生了950家AI企业,在CB Insights的AI企业一百强中占据七席之位,风投退出回报高达8.3倍。

本文基于以色列天使投资人、分析师丹尼尔⋅辛格的《以色列AI创企分析报告》,从以色列的AI风投资本回报率、BAT投资现状、AI创企落地方向、团队规模、现状成因、人才薪资分布等现象,对以色列的人AI创企及人才现状进行了一次全面分析。

yiselie201810071

一、弹丸之国却在AI 100中占七席之位

曾几何时,提起以色列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宗教、战火与流亡。短短几十年,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高科技企业的发展就扭转了人们对于这个国家的印象。

根据财富杂志上刊登的CB Insights统计人工智能企业一百强AI 100,人口只占北京市三分之一的以色列占据了其中7席。

在这里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创业企业高达950家,目前还在以每年平均140家的数量不断激增。其中不乏Mobileye、BriefCam、Argus Cyber Security、Nanorep等国际知名企业。

人工智能,成为这个国家新的神话缔造者。

自从2017年3月13日,英特尔宣布以153亿美元收购无人驾驶技术公司Mobileye后,人们就将目光集中在了这片创业热土上。

在以色列,人工智能领域的风投企业投资回报高达8.3倍。平均下来,以色列的AI创业公司在退出前筹集额仅为1750万美元,而在过去五年中,人工智能创业公司平均每笔交易的退出金额为1.21亿美元,是其融资总额的5.6倍,但到目前为止已经攀升至8.3倍。

统计数据显示,近些年以色列创业公司的退出时间不断持下降趋势,排除异常案例后,退出倍数与运营4年后的时间跨度呈现正线性关系,6至8年之间则是“最佳位置”。

目前为止,2018年以色列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融资总次数为133个,总额达到15亿美元资金。2017年全年则共计207个项目融资19.4亿美元,相较2016年增长70%。

科技创新成为国家发展命脉,科技研发占据国民GDP总比高达的4.25%,远高于同时期世界经合组织成员2.33%的平均值,与此同时,技术创新对国家的GDP则贡献率高达90%。

英特尔、IBM、微软、阿里巴巴、惠普、雅虎、谷歌均以色列都有研发中心,除此外,以色列也吸引来了诸多巨头对于以色列高科技尤其是人工智能产业的投资。回报高,门槛低是以色列人工智能投资的一大特色。

在以色列最活跃的的十家AI投资者包括:Microsoft Accelerator、Office of the Chief Scientist of Israel、JVP、Nielsen Innovate、Our Crowd、Magma Venture Partners、Up West Labs、Aleph、Glilot Capital Partners与 Horizons Ventures。

其中OurCrowd是以色列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中最活跃的投资者,不包括后续投资的话总投资数量为26项。Jerusalem Venture Partners排名第二,其次是iAngels,Pitango Venture Capital和Vertex Ventures。

加速器中微软的ScaleUP TLV则占据了主导地位,共孵化了33家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公司。

中国巨头的身影近几年在以色列也分外活跃。BAT为首的企业纷纷出海,将目光瞄准了以色列高速发展的人工智能、VR、AR以及机器人产业,并且出手频频,以色列领导人以及企业创始人对于中国投资的好感也是与日俱增。

2017年3月,李彦宏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会谈。

马云则在今年的五一放弃休假,带着35名阿里高管飞往以色列“加班”参观交流了多家当地知名企业,其中就包括ADAS技术提供商(Advanced Driver AssistantSystem,先进驾驶辅助系统)Mobileye,在此期间马云还顺手投资了以色列数据库公司SQream。

近些日子在国内外闹得沸沸扬扬的巨人收购Playtika案的主角也是一家以色列人工智能巨头。

Playtika成立于2010年,专注于利用人工智能改造传统游戏行业,拥有1500多名员工,在北美、日本、乌克兰均设有研发基地。今年9月14日,巨人网络因将开启准备了两年的305亿元收购Playtika计划涉及重大资产重组方案而申请停牌,但是仅仅时隔三天,巨人又决定对相关交易暂停审核。

尽管这场准备了两年之久的收购以浩大的声势落了一场空,但中国巨头们对于以色列人工智能市场的认可我们从中可见一斑。

尽管天价收购频频,巨头龙盘虎踞,但是相较以色列人工智能行业发展时间与高速增长的企业数量,这里其实还是一片投资的处女地。

早在2007年7月至2014年7月前总统佩雷斯在任期间,就曾在多个场合数次提起要大力发展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产业。

而在人工智能发展的基础学科数学、生物学、情报学、信息学等学科上,则早在上个世纪与周边伊斯兰国家进行军事博弈的时候,以色列已经发展的如火如荼。

▲来自开普乐研究院《中国-以色列高科技投资白皮书》

▲来自开普乐研究院《中国-以色列高科技投资白皮书》

二、最新AI创业图谱,全面解读以色列企业特色

根据以色列天使投资人、分析师丹尼尔⋅辛格(Daniel Singer)做出的以色列人工智能创业企业赛道分布:

yiselie201810073

以色列的人工智能创企被分为了农业技术、自动驾驶技术、B TO B、金融科技、医疗健康、工业、市场营销、新媒体、零售、行业应用、高科技十一大类。

其中,B TO B、医疗健康与高科技三大类占据了主要市场,市场集中度较高。计算机视觉核心技术和计算硬件则是主要应用技术。

应用类型上,以色列人工智能企业中有71%的创业公司面向企业(B2B),28%面向消费者(B2C)。

其中,B2B创企的主要包括企业安全、数据、IT发展、客户支持、零售、HR六大方向,企业安全占据了绝对主导。

yiselie201810074

丹尼尔⋅辛格的图表中,Deep Instinct近些年在网络安全服务方面颇为崭露头角,该企业宣称是“世界上第一家将基于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应用于网络安全的公司”,被NVIDIA评为2017年度“最具颠覆性的AI创业公司”,并被评为2016黑帽奖“最创新企业”。

在以色列,类似的企业还有很多,B TO B与企业安全是其人工智能发展的中坚力量。这主要与以色列的国家历史与发展特点紧密相关。

由于以色列本身国土面积狭小人口数量仅有八百五十多万,缺乏基本的受众以及市场反馈让其C端产品存在先天不足的缺陷。

而推出B端产品则可以很好地解决缺乏基本受众的问题。技术驱动强、企业壁垒高、细分行业多是B端的主要特色。因此市场上理论上可以容下比C端要多得多的企业,而且这些小企业极易获得巨头们的投资与收购。B TO B也因此成为以色列的支柱型AI产业。

常年的战火威胁,则让以色列从上个世纪起,就极度专注于军事情报技术以及信息安全技术的发展。这些技术在士兵退伍后就转向了民间,成为了网络安全行业强大的技术驱动。

当前以色列已经成为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大网络安全产品及服务出口国,涌现出了一大批以Check Point为代表在国际范围内都首屈一指的网络安全服务企业。

在以色列,高科技创企的另一大特色是大多人员精简,并且对于资金管理精打细算,是各大VC、PE投资以及巨头并购首选。

十人以下的团体占据了创业企业的六成,十一到五十人的团体则占据了三成多,剩下的不到一成中大部分已经跻身行业巨头之列。

因此,在以色列常常会看到一个拥有高技术人才并且已经拿到了几轮融资的企业还蜗居在民房社区,维持着不到十个人的团队办公的情况。

三、遍地人才与抢人大战

在以色列,拥有高等学位的人占据了人口比例的45%,平均每万名员工中就有140位工程师或科学家。

国防军事的带动,让以色列成为AI人才的温床,丹尼尔⋅辛格的统计结果表示以色列共有近3935名开发人员、工程师和数据科学家从事AI研究、开发和集成(包括软件和硬件)。

由于由于大多数企业都集中于算机视觉核心技术和计算硬件开发领域,技术门槛较高,因此领域内人员的薪水待遇也颇为不薄。

在以色列,AI行业员工平均每年收入在10.9万美元至14万美元之间。A轮及以下的早期初创公司每年的人工智能相关开销仅仅保持在35万至100万美元之间,B轮及以上的创业公司每年开支也仅在150万至230万美元之间。

从业人员数量有限,优质人才更是难求,本地企业与跨国公司之间的人才争夺暗流涌动。

数据统计,以色列人工智能人才的64%受雇于创业公司,31%的人受雇于58家跨国公司在以色列的人工智能中心/实验室。其余的5%则由以色列的组织和大学雇用。

跨国企业中,英特尔与IBM占据了主导地位。其中英特尔雇用了近270名AI员工,其次是IBM,在以色列拥有近130名AI员工。两者加起来一共占以色列跨国公司人才的近三分之一。

好在以色列长期以来都鼓励产学研相结合,积极推动军用技术在民间的应用。军队与企业之间的合作成为常态,甚至于一些高科技企业在需要设备时可以直接向部队寻求援助,在部队的电脑上办公。

学界与产业界的无缝对接则使得人才能够尽其所学。几乎以色列的每一个大学都有其对口的技术转移单位,另外在实用为主导的以色列,多半的学生都会修读理工科,这也使得以色列的人才大多集中在高科技领域中。

国家作为一群人所投射的影子,以色列的创新与求学精神从其大学建设中便可知一二。

早在以色列建国之前的三十六年,以色列的人才孵化摇篮以色列理工大学就已经建立,如今在人工智能领域也发挥着功不可没的作用。

以色列理工大学一百多年校史中共计培养了八万多名毕业生,其中有近六万当前还工作在企业的一线。约四分之一的人是总裁、副总裁级别高管,另有41%身处管理职位。即便女性也撑起了半边天,色列理工大学毕业的女学生,约15%最终选择独立创业。

根据丹尼尔⋅辛格统计的大学内人工智能博士数量排行,以色列排名第一的人工智能学府是希伯来大学,目前有41名博士生修读人工智能相关学科;以色列理工大学位列榜眼,目前有30名AI博士生,排名第三与清华合建科技转化中心的特拉维夫大学则拥有22名AI领域的博士生。

在国家的资金与技术扶持之下,一批又一批的人才从部队与大学中走出,让人工智能企业在以色列扎根,最终变成了如今的创业热土。

结语:我们为什么要关注以色列

关注以色列,不仅因为它的历史,更因为它的当前。

这里是创新的沃土,也是投资收购的处女地与世界AI应用的粮仓,当巨头们想要进军AI却无从下手时,从以色列收购就成了最低廉高效的解决办法。

它的企业运作高效而又精简,定位立足本土特色扎根于TO B与企业安全,成为行业领头羊。

产学研一体化的紧密结合,让部队成为熔炉,对所有青年才俊进行再塑造,并将他们结成一张庞大的关系网。高校则是企业人才的孵化器,一对一的定点技术转移让企业免去人才筛选培养成本。

Talpiot计划、YOZMA基金从人才的选拔培养,再到鼓励其创新创业结合成了紧密的一条龙服务,物尽其用成为以色列振兴的时代特色。

或许在我们关注以色列时,看到的不仅只是其过往的苦难与当下的蓬勃,其转化过程当中的驱动力、创新之处才是其不为人知的隐秘而又光辉之处,一切远比史诗与繁华来的更加汹涌澎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AI风投回报8.3倍,人工智能正在重塑关于以色列的神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