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不过是统计学”? 诺奖得主Sargent说的到底有无道理

“人工智能其实就是统计学,只不过用了一个很华丽的辞藻,其实就是统计学。”8月11日,201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Thomas J. Sargent在由厚益控股和《财经》杂志联合主办的世界科技创新论坛上表示。

从人脸识别到语音识别,从Face ID到智能音箱,人们逐渐习惯人工智能对生活带来的改变。但在Sargent看来,人工智能发展到今天,并没有脱离统计学的范畴,根本不算什么科学领域的新突破,甚至于人工智能的大多数技术的突破都是基于过去二三十年统计学的进步。

Sargent曾因“对宏观经济中因果的实证研究”而获得2011年诺贝尔奖经济学奖,但他研究和精于的领域并不只是宏观经济,还包括许多前沿技术对经济发展的理论探究。

ai2018081401

2017年,Sargent曾加盟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组建“萨金特数量经济与金融研究所”。该研究所的主要研究方向除了数量经济学理论与应用方面的研究与教学外,还包括用大数据和云计算研究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宏观经济、国际投资与贸易、能源环境经济等。

在世界科技创新论坛上,Sargent匆匆几句对人工智能下了一个定义。为了让读者们更清晰地了解Sargent为什么将人工智能称为“统计学”上的东西,8月12日,极客公园与Thomas J. Sargent展开了对话。对话中,除了人工智能,Sargent还谈到了他对目前科技的发展的看法,对前沿技术的判断,以及对中美贸易战中关于科技知识产权的理解。
以下为极客公园与Thomas J. Sargent的对话内容,经极客公园整理:

GP:你说人工智能只是统计学的延伸,但有一种观点认为,通过大量的计算,机器可以像人一样聪明,甚至具备独立思维,你相信吗?

S:不。

GP:为什么?

S:我认为你绝对不能这么想。是的,你现在可以看到机器在一些事情上可以做得比人更好,但是有一些事情是人甚至是狗可以做得更好。了解我们擅长什么以及机器应该擅长什么是做人工智能的人想出来的。

我举个例子,有一个人工智能机器人呆在这个房间里,这时候有人上来试图绊倒我,或者倒些水在我身上,机器人距离理解这种行为还很远,因为我正在做的事情非常复杂。但人就不同了,我有神经传感器,我有皮肤,我可以感知这一切。想一下,你怎么让机器人准确的摸着我手的某个特定位置呢(意指如何让机器人帮他擦掉手上的水滴)?

我有做人工智能的朋友,我知道现在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在要完成这样的任务非常困难。

计算机是非常擅长计算,它们可以非常快速地完成计算人算不了的东西,但最终必须由人来组织和分析这些计算。你甚至可以看一些非常成功的人工智能应用,它不仅是机器在“思考”,也是科学家在思考。甚至像Alpha Go的算法看上去是第一次出现,但其实有很多非常聪明的数学,并且是由人设置教学内容。人工智能是由机器和人分饰两角的,非常有趣。

GP:但是Alpha Go赢了人类,所以你如何看待人工智能领域近年来的变化?

S:在这个领域的确取得了太多太多的进步,正在解决很多以前的大问题。

但是我觉得这里面存在一个陷阱,我将它称为“纬度陷阱”。我们把问题写下来,然后针对这个想解决的问题提出了方程式。但是,再往深想一步,为了不断解决各种复杂的问题,我们也在把问题变得更大,我们要计算的数量也越变越大。
即使我们现在有非常强大的机器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但未来也会存在很多问题。另外,我们甚至没办法期待有机器来解决学到的新问题。所以人工智能更像是一条帮助工作的快捷方式,但这条路径需要很多聪明人的投入到基层运算中。

GP:所以你认为人工智能这种技术,其实是在浪费时间,没什么价值?

S:不不不,我不是说人工智能其实是在浪费时间。人工智能真的很有用,比如在我所在的领域,它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解决问题。当我说人工智能只是统计学的一个拓展时,我的意思是,虽然统计学是一个很棒的领域,但它并不是什么新的领域。

卡内基梅隆大学里有一个教授和我观点一样,他还出了一本叫做《wash man》(不确定)的书,里面有充分的数据证明。我其实就是继承了他的观点。如果你现在去学习人工智能的课程的话,你会发现所谓的人工智能不过是将不同的统计方法组合起来然后运行。

其实人工智能也和数学结合得非常紧密,比如,如果你去学习统计学你会发现它离不开数学底层的最小二乘回归法,这甚至是人工智能最基层的组成部分。

GP:那么,如果人工智能不算新的技术,你觉得哪些新技术更值得我们探索?

S:AI是一个巨大的领域,它当然也会产生一些新的东西。但如果要我说有什么值得探索的技术的话,我认为是「区块链」。区块链使用了加密技术,使用信息理论编码和解码,加密信息并以可靠的方式共享信息。

区块链会带来巨大的进步。你看看现在都有谁参与到区块链发展的进程中?各种各样的人都在做,政府在做,情报机构在做,科学家也在关注它。当你观察这个领域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不是统计学上的东西了,它要使用高水平的数学理论来对事物进行编码。在你的有生之年,你会看到这将是多么巨大的进步。当然,它可能很快就会取得突破,但也有可能要上好些年。

 

ai2018081402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与Thomas J. Sargent )

GP:作为经济学家,你觉得AI、区块链或其他什么技术会对我们的经济发展产生更有意义的影响?

S:可能不会是单一技术,而是不同技术的组合。你看阿里巴巴,他们使用计算机,使用不同的经济理论,使用博弈论,使用区块链。就像一个打造一个帝国一样,人们会从不同的思想中汲取创意,然后创造性地将它们结合起来。

GP:你好像对阿里巴巴很熟悉,那你肯定也知道科技公司现在的市值是越来越高了。比如,前几天苹果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有人质疑这些大的科技公司,他们没有像传统产业那样带来很多工作,不应该拥有这么高的价值。你如何看待这一观点,怎么看待科技公司?

S:的确是有一些研究得出过类似的结论,但我还没有专门做过研究。在我看来,像亚马逊、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实际上创造了各种各样的工作。比如阿里巴巴,它是一个小商人的平台,你知道,在没有良好的销售网络之前,小店主卖东西是很困难的,但有了阿里巴巴他们现在可以在全国范围内销售。

电商或者说科技真的做出了非常令人惊奇的贡献,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机会。如果要从计算数据上来看,这可能非常复杂。但不管怎么说,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研究话题,真的是非常好的研究话题。

GP:你如何评价科技公司对一国经济的重要性?

S:他们是经济增长的引擎,非常重要的引擎,尤其是在那些前沿领域。

GP:我们现在在谈科技,之前也有人谈到贸易战,这两者分不开。在前一阵中美贸易战谈判中,美国要求中国对知识产权做非常严格的规定,你怎么评价美国的这个做法?

S:这个需要长远来看。事实就是我们(美国)会警告,让中国害怕,而不是日复一日的说空话。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吧,十九世纪的时候,美国还只是个发展中的国家,而不是那些排名靠前、技术优良的国家。我们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也做得非常糟糕,我们从英国“偷”了东西,我们不尊重英国版权法,未经许可复制了他们的工厂。

那个时候英国人也会抱怨我们,就像美国抱怨中国一样,我们互相指责,最后我们假装对英国的指责视而不见。但后来,你猜猜怎么着?当我们作出改变,对知识产权变得重视时,我们慢慢也获得了我们想要保护的大量知识产权。所以我觉得,当有一天中国越来越多地认为中国正在创造知识产权时,对中国的这种指责会消失的。只是我不知道这个日期是什么时候,这个争议也不会突然停止。

GP:在中国的经济学界有一种观点,他们认为,美国如果抱怨中美进出口不平衡,那就应该向中国出口更多的高科技知识产权,这将有助于中国和美国的进出口达成平衡,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S:知识产权真的很棘手,因为经济学家对此持不同意见。有的人就觉得你保护知识产权就是在保护垄断。知识产权被政府关在办公室里保护起来,是不是好事呢?这真的很棘手,因为有人也觉得有知识产权保护能能刺激适当的创新。

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我知道有一些杰出的经济学家认为,美国版权保护中的一些专利保护即使对于美国的利益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它们太过于抑制竞争了。这是一个持续的研究问题,我也没办法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AI不过是统计学”? 诺奖得主Sargent说的到底有无道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