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党必备!智能眼罩让你分分钟入眠

[导读] “睡不着”已经让全世界 27% 的人同病相怜,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在社会压力的摧残下,患有睡眠问题的人群比例,中国为 38%,法国为 30%,美国高达 41%。

ZNYZ0801-1 我只是想睡觉,为什么这么难?

“睡不着”已经让全世界 27% 的人同病相怜,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在社会压力的摧残下,患有睡眠问题的人群比例,中国为 38%,法国为 30%,美国高达 41%

这个受众人群数据迅速转化为一个千亿级别的睡眠健康市场。该市场的产品形形色色,功能以检测睡眠和干预助眠为主,形态以智能硬件为主流。不过,其实如智能床垫等监测性质的智能硬件对于失眠群体来说,并不能直接解决问题。很多用户也许并不想知道昨晚睡眠质量怎么样,他只是想入眠。那么,最直接的助眠解决方案是什么?Dreamlight 的答案是:智能眼罩。

ZNYZ0801-2

高配版智能眼罩

Dreamlight 眼罩是帮助用户改善睡眠质量的“一站式综合助眠系统,主要产品形态是硬件+软件 App。助眠市场不乏智能睡眠枕、助眠灯、智能睡眠眼镜、智能眼罩等产品,不过 Dreamlight 的创始人吴天曜认为眼罩是助眠系统最有效的载体。相比于枕头、灯灯物件,眼罩或者眼镜可以更直接的强制干预人的睡眠,这两者对比的话,眼罩在遮光性方面又有明显优势

简单来说,Dreamlight 眼罩是一个“高配版”智能眼罩。它用光和声音结合,利用减压的正念疗法来调整引导用户的呼吸,让用户分分钟即进入到麻醉般的睡眠状态。其硬件体积与一般眼罩相比虽大,但是材质柔软,质量轻盈,用户带上丝毫不会感觉不适。这个持续研发了两年的的产品,在今年的 CES 上可是赚足了眼球。“很多来体验我们的产品的人,在现场就睡着了。”吴天曜笑着说。

智能眼罩这么多,为什么 Dreamlight 眼罩可以被称为高配版呢?首先我们需要对眼罩这个小物件市场的特点有所了解。据 Dreamlight 创始人吴天曜分析,市场上的眼罩分为三类:

  • 一是纯物理性质的普通遮光眼罩;
  • 二是音乐助眠的单一功能性眼罩,适用人群是 60% 左右,效果不明显;
  • 三是专业级助眠产品,如通过脑电的天使智心、通过光来催眠的 HULOO、通过光加上音频催眠的 Sana Sleep。其中,脑电的有效性比较强,但是它的问题是价格高昂(此类产品价格在数百美元至上千美元)、需要长期坚持才有明显效果。“我们曾经做过调研,脑电的产品一个周期疗程可能需要一个月,但是大部分人用两三天觉得没什么效果就不用了。”吴天曜说。

所以,一个高配版的智能眼罩至少要避免上述问题。“我们想做出一个不改变人的使用习惯,也不需要人长期坚持即可迅速助眠的产品。”吴天曜表示这个诉求和 Dreamlight 的理想不谋而合。那么,Dreamlight 这个高配版智能眼罩到底有哪些特点呢?据吴天曜介绍,Dreamlight 主要从可用性、有效性、应用性三方面体现其特色。

第一个是可用性。想要做用户愿意用的眼罩,舒适度和遮光性都是产品设计的必备基础。“我们采集了大量的人脸数据,然后基于大量数据建立 3D 模型分析,再找定制的海绵和布料材料。”吴天曜表示现在大部分眼罩不能完全遮光,其实都是限于材料和工艺的问题。据介绍,经过大数据的工艺分析和材料定制,Dreamlight 的产品几乎能适合所有脸型,并且完全遮光。“我们产品的遮光能力比目前市面上可以买到的眼罩都要好,这方面我有绝对的信心。”吴天曜很坚定地说。

第二个是有效性。失眠的原因主要有两种:一是病理性问题,这个比例非常小。大部分人还是因为心理压力。所以吴天曜认为助眠首先要舒缓心理压力,压力没有了就自然进入睡眠状态。但是市面上的智能眼罩主要思路是用脑电、视听来直接干预睡眠,而 Dreamlight 选择采用了正念减压疗法,先缓压再助眠的曲线解决方案。据悉,正念疗法已经被苹果等大公司认可并且加入其应用。

Dreamlight 将柔和橘色光与正念减压疗法相结合,用强弱光来引导用户呼吸,同时,也通过眼罩两端的四个内置喇叭传递引导语和助眠音频。用户只用带上眼罩,做几组深呼吸,就可以跟随光和引导语进行减压呼吸调整,当然如果用户想要加一些音乐也可以通过 App 选择或者 DIY 个性音频。

医疗上麻痹状态的数值是 100 表示清醒状态,0 是完全没有反应,60 以下就是睡眠状态,40 以下是深度麻醉状态。据吴天曜介绍,Dreamlight 眼罩可以让人达到 30、40 的数值。“我们的产品可以让用户几分钟进入睡眠状态,在睡着后的三分钟左右达到麻醉状态。“他说。

此外,为了更精确的读懂各类型用户的睡眠需求,Dreamlight 也加入了睡眠基因的功能。“真正入睡的时间和每个人的睡眠特质相关,有些人适合早睡,有些人适合晚睡。”吴天曜表示为了更好的体现产品效果,帮助用户解决问题,Dreamlight 和科研院所和基因企业合作。用户只要提供基因数据,这些适配数据会上传到眼罩中,给予用户更好的睡眠指导。

第三是应用性。吴天曜表示 Dreamlight 与大部分智能眼罩相比,除了常见的光唤醒系统,还加入了冥想、红外线美容、时差调节等功能。如果你出差,你不用担心时差问题,Dreamlight 会通过算法帮你计算出合适的出行睡眠计划。根据指示佩戴眼罩,你就可以使用绿光进行睡眠激素的调节。到达目的地时,你已经成功的倒过时差。

ZNYZ0801-3

睡眠硬件正当下

和很多解决痛点的 C 端产品类似,Dreamlight 的想法也来自创始人吴天曜遇到的生活问题。“我自己是一个非常容易失眠的人,睡得晚,醒得早,睡眠时间只有 3、4 个小时。”他说。从一个产品用户到产品研发者,他表示自己用过很多产品,但是没有一个产品可以坚持下来。

其实,不能坚持是所有健康性质的智能硬件所面临的问题。就像各色各样的监测手环、手表等,其用户粘度很差,这也导致了这些希望通过积累大数据提供服务的产品很容易“坐冷板凳”。对于这个问题,同样是做智能硬件的吴天曜却表示并不担心。“一方面,我们是找到了比较强的需求,我们的产品用户很明确,就是有睡眠障碍的人群,他们自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需要这样的帮助。另一方面,有很多智能硬件产品需要持续检测,但是我们这个产品主要希望可以收集用户的基因数据就可以提供很个性化的服务,基因数据是一次性的,并不需要长期跟踪积累。”他解释道。

除此之外,吴天曜的这种放松的心态也缘于 Dreamlight 在商业模式方面的定位。第一阶段,Dreamlight 打算以三个档次来售卖硬件产品:29 美金的基础款普通眼罩;有部分简单功能的智能眼罩和 299 美元旗舰版高配眼罩。未来,Dreamlight 今后的打算是做内容付费。”Kindle 是一个硬件阅读器,它背后的这种资源是大量的电子书。智能眼罩也是一样,助眠的光、声音都可以成为商业模式。而根据对用户基因数据的积累和分析,我们可以根据他独特的睡眠特质来匹配相关的内容。”吴天曜说。

而在市场推广方面,Dreamlight 目前更多的以 B 端切入,航空公司、国防部队、消防部队等强压力的人群都是它的用户。“我们目前做产品测试确实主要是 to C,但是我们将来的销售渠道会有很多 B 端渠道。”吴天曜说。目前,整个智能睡眠市场产品噱头不小,但是很多产品都没有买的很好,这主要是目前还是一个对于 C 端用户市场教育的早期阶段,更多的需要巨头的推进。很明显,从 B 端渠道推进,对于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是更明智的选择。

虽然,整个智能睡眠市场已经有苹果、三星、诺基亚、LG、华为等巨头陆续入局。但吴天曜表示,就做智能睡眠硬件来说,目前并没有头部企业出现。“一方面,传统睡眠硬件大品牌商,很难转型到智能硬件的公司,因为研发投入非常大。传统硬件厂商非常重视现金流,它们虽然体量很大,但是一般不会花很多钱去组团队做这种创新性的研发。另一方面,对于一些大的科技创新公司如飞利浦,这个市场对于他们来说很小,他们会布局,但是不会重点去关注这个市场,所以投入不多,产品精细度也不是很高。”他说。飞利浦曾发布了助眠头戴设备,但是只有白噪音一个模块,功能也比较简单。“强生、苹果、飞利浦这些大企业和我们更多的是合作的机会,而不是直接竞争关系。”他说。

“这个万亿级睡眠市场有一天会突然爆发,巨头也会重点部署。但是我觉得这个爆发点并不会来的很快。其实这段时间是创业公司的一个窗口期。”吴天曜说:“市场在变化,将来肯定会有危险存在。但只要我们用心去耕耘产品,我相信真的竞争火热时,用户在购买同类产品的时候,dreamlight 会在他的考虑中。”

吴天曜认为一个企业的安全感来自于用户对品牌的认可。“如果在这段窗口期,产品做不好,那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也不用怪别人来和你竞争了。”吴天曜笑笑说。

融过种子轮,目前研发经费也花费了千万,但是吴天曜对于未来依旧很乐观。“用心做产品,会有未来。”他很兴奋,因为产品在 8 月末即将上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失眠党必备!智能眼罩让你分分钟入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