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居设备公司Nest CEO法瓦兹辞职 但仍留在谷歌

[导读] 据外媒报道,在智能家居设备制造商Nest加盟谷歌五个月后,该搜索巨头于本周二对其员工宣布,马尔万-法瓦兹(Marwan Fawaz)将不再担任Nest公司CEO。Nest公司将与谷歌的家居产品部门进行合并。

641

马尔万-法瓦兹

据外媒报道,在智能家居设备制造商Nest加盟谷歌五个月后,该搜索巨头于本周二对其员工宣布,马尔万-法瓦兹(Marwan Fawaz)将不再担任Nest公司CEO。Nest公司将与谷歌的家居产品部门进行合并。

法瓦兹和谷歌家居产品管理副总裁瑞希-钱德拉(Rishi Chandra)周一在一起接受采访时说,此举将让谷歌智能家居设备更好地整合,以及更方便地采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技术。

此前,Nest公司隶属于谷歌硬件部门。现在,它将与谷歌智能家居设备部门进行合并。合并后的团队将向在谷歌工作了12年的元老钱德拉汇报工作。

“这是自然而然的发展。”钱德拉说,“我们的想法是:让我们把所有这些设备连接起来,打造我们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

对于消费者者来说,这些新的“体验”可能包括Nest的联网恒温箱、烟雾警报器和家庭安全系统以及Google Home智能音箱和Chromecast流媒体设备。

钱德拉仍将留在谷歌,担任执行顾问。他表示,此次合并不会解雇任何员工,而且谷歌还准备扩充其团队。谷歌会留住Nest品牌。

Nest公司是由苹果前硬件大咖托尼-法德尔(Tony Fadell)一手创立的,在2014年被谷歌斥资32亿美元收购。谷歌母公司Alphabet让Nest公司作为其子公司独立运行了三年。在今年2月,Alphabet将Nest公司纳入谷歌旗下。Alphabet的子公司还包括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和投资公司GV,它们在Alphabet的资产负债表中被列为“其他项目”。

谷歌硬件负责人里克-奥斯特罗(Rick Osterloh)称,此次合并“对于我们的用户和业务发展来说均大有裨益”。

“法瓦兹负责领导此次合并计划,并负责在咨询我、瑞希和我们的员工意见后确定我们的组织战略。”他在一项声明中说,“我们共同决定进行这些调整,以便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用户。”

据知情人士透露,法瓦兹的离职与员工们的反对有很大关系,因为很多员工抱怨法瓦兹更适合做业务经理,而不适合当领导。他们极力建议更换领导人。

甚至在周二谷歌宣布领导人变更的消息之前,Nest公司的员工就表示,他们感觉如果法瓦兹下台,那么该公司的掌舵大权将会移交给钱德拉。而且,他们欢迎这样的调整。

一名Nest长期员工称,“我很高兴将Nest公司交到钱德拉手中。”

适应新的常态

法瓦兹是摩托罗拉前高管,于2016年加盟谷歌。在法德尔离职后,他立即接过了CEO的职务。法瓦兹是由Alphabet董事会挑选出来的,Nest员工们从一开始就对法瓦兹感到不满。

他们认为法瓦兹与其前任的风格正好相反。

他的前任法德尔被誉为iPod之父,并在iPhone的设计过程中起到过重要作用。Nest员工认为法德尔是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产品设计师和领导人。相对而言,法瓦兹则被认为是业务发展经理,专注于效率。

由于法瓦兹与谷歌母公司Alphabet高层关系密切,一些员工很讨厌他。“他是谷歌安插进来对我们发号施令的。”一名前员工说。

另一名员工则认为,法瓦兹“专注于业务效率”,在他掌舵期间,员工必须“按时交付平庸的产品”,而不是“大大改进的产品”。

还有人不喜欢他是因为他们感觉法瓦兹只是把自己的工作当做兼职:他住在丹佛,而Nest位于加州帕罗奥图,他就这样领导了Nest两年多时间。

法瓦兹周一承认了一些员工的不满。“他们的这种情绪可能与两年多前我刚过来的时候一样。”他说,“在新领导上任后,组织总是会面临一些新的问题。员工们总会有焦虑感。”

在今年2月,当Nest回归谷歌的时候,法瓦兹向奥斯特罗汇报工作。但是,有知情人士透露,几名高管曾质问奥斯特罗为何法瓦兹还呆在Nest。奥斯特罗与法瓦兹曾在摩托罗拉一起共事,是很好的朋友。这样的质问让奥斯特罗感到很尴尬。

“他在这里做什么呢?”另一名前员工谈到法瓦兹的时候说,“Nest并不需要总经理。”

法瓦兹则试图淡化员工与奥斯特罗的交流意见。“我们的组织很透明。这很正常。人们表达自己的意见再平常不过。奥斯特罗很乐于倾听Nest团队的意见。”法瓦兹说,“有很多人鼓励我们把步子迈得更快一些。我们听从了他们的意见。”

一名前员工认为,Nest要适应新的现实,法瓦兹就必须离开Nest。“适应新的常态至关重要。”这名员工说。

Nest的发展牵涉谷歌的战略布局,因此领导团队至关重要。谷歌急于在智能家居设备市场追赶亚马逊。智能音箱是吸引大多数消费者关注智能家居设备的“药引子”。目前,亚马逊雄霸智能音箱市场。它的Echo智能音箱在全球市场上占有44%的份额。谷歌Home智能音箱则占有27%的份额。

下一个重要的战场就是提供各种可以无缝连接的智能家居设备,包括智能音箱、恒温箱、报警器和安全系统。

Nest是首个引起市场关注的智能家居公司。在2011年,它推出的恒温箱一度成为热门产品。但是,这种辉煌只属于过去。

“他们还在摸索未来发展之路。”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负责研究智能家居行业的分析师弗兰克-吉列特(Frank Gillett)说,“Nest做得比市场上其他任何公司都好。但是,他们并没有完全发挥出它的潜力。”

与亚马逊洽谈出售事宜

在2016年6月,Nest在其位于帕罗奥图的总部举行了一次全体员工大会。Alphabet公司的一些高管,例如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首席法务官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均亲临现场。当时,法德尔宣布他准备辞去CEO职务。准备接替他的法瓦兹也在现场。

这些谷歌高管感谢了法德尔的贡献。据知情人透露,在离职演说完成后,法德尔获得了全场起立鼓掌。

而此前,Nest公司的文化遭到了严格的审查。有报道称,在过去12个月中,有70名Nest员工因不满该公司的文化和领导方式而辞职。而安全摄像头公司Dropcam CEO格雷戈-杜菲(Greg Duffy)则撰文称,将公司出售给Nest是一个“错误”。

但是,一些前员工表示,Nest与谷歌的关系早在法德尔发表离职演讲前就变味了。从2015年谷歌将Nest纳入Alphabet旗下起,它们的关系就一落千丈。因为在谷歌收购Nest的时候,其收购协议的一个重要条款就是允许它作为谷歌一部分,借助谷歌的广泛资源进行发展和创新。

但是,作为Alphabet旗下的独立公司,Nest失去了谷歌的保护伞,被要求以更快的速度发展。Nest的领导者感觉谷歌未能履行其收购协议的条款。

而在2016年,Alphabet尝试出售Nest。据知情人士透露,Alphabet曾与亚马逊洽谈过出售Nest的事宜。其中一个知情人称此次洽谈是“认真的”。他还表示,Alphabet曾与投资银行Lazard合作,试图通过Amalfi项目探索出售Nest的路子。

法德尔向Alphabet明确表示,他不支持出售公司的做法。最终,Nest也没有被卖出去。

此前,Alphabet与亚马逊的谈判以及与Lazard的合作均未对外公布。

从那以后,谷歌和亚马逊的关系开始变得充满火药味。

作为全球最大网店,亚马逊会挑选销售哪些谷歌产品。它并没有销售谷歌Home,即采用谷歌语音助手Assistant的售价130美元的智能音箱。当你在亚马逊网站上搜索相关产品的时候,你会看到其他智能音箱,如亚马逊Echo,但是就看不到谷歌的产品。亚马逊确实会卖Nest产品,如售价250美元的智能恒温箱和售价120美元的烟雾探测器,但是不包括其他产品,如售价170美元的Nest E恒温箱或Nest安全警报系统。

两年前,亚马逊开始禁售谷歌Chromecast流媒体设备。在去年12月,亚马逊同意恢复销售这种设备,尽管到目前为止,亚马逊网站上尚未见到这种设备。

与此同时,亚马逊在今年2月收购了智能门铃公司Ring。在去年12月,它还收购了另一家智能门铃和安全系统公司Blink。(Nest拥有自己的门铃Hello和安全产品Secure)。

谷歌则取消了展示亚马逊Echo Show智能音箱和Fire TV机顶盒的YouTube视频。谷歌利用合作伙伴如索尼推出了四款可进行视频通话的智能音箱,并采用了Assistant语音助手,从而与Echo Show竞争。

与亚马逊竞争并不是Nest唯一担心的问题。除了这个外部问题外,它还必须面对一些内部问题。

一名前员工称,其中最大的问题是Nest很难留住员工,尤其是工程师。很多员工并非跳槽到其他科技巨头,相反他们选择调岗到谷歌其他岗位上。原因是什么呢?很简单,人们不必去找一个全新的工作。他们在调岗后薪酬基本上保持不变。也许最重要的是,相对于Nest及其混乱的等级制度,如果你是Google Play应用商店的工程师,那么你的角色很明确,你向谁汇报工作也很清楚。

法瓦兹则表示,Nest的员工留置率现在要比它还是Alphabet子公司的时候好多了。

钱德拉称,在未来,Nest的一个目标是确保团队和产品进行协调和整合。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把步子迈得更快一些呢?”他说,“我们现在努力做的事情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数智网 » 智能家居设备公司Nest CEO法瓦兹辞职 但仍留在谷歌

分享到: